首页童话故事夹心布丁卷

夹心布丁卷

只有一只蜘蛛从天花板的裂缝里钻了出来,用一种挑剔的眼光远远地打量着他身上的绳结。

它是一个打结的专家,因为它常常要在捕捉那些不走运的苍蝇时,用到这个技巧。不过它并不打算搭救汤姆小猫。

汤姆小猫扭来扭去,终于精疲力尽了。

不一会儿,耗子们回来了,他们开始了制作夹心布丁团子的工作。首先,他们给汤姆涂上黄油,然后,就把他卷进面团里。

“这些绳子不会很难吸收吗,安娜·玛利亚?”塞谬尔胡子问道。

安娜·玛利亚说她认为这无关紧要;可她希望汤姆小猫不要乱动他的脑袋,因为这样一来面皮就会弄皱了。她拽了拽他的耳朵。

汤姆小猫又踢又咬又叫,而擀面杖则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两只耗子各抓着擀面杖的一头。

夹心布丁卷

“他的尾巴还露在外面呢!你没有拿来足够的生面团,安娜·玛利亚。”

“我已经把我能拿得动的都拿来了。”安娜·玛利亚回答。

“我想……”塞谬尔胡子说道,一边停下来看了汤姆小猫一眼。“我想这个布丁的味道好不到哪儿去。它闻上去尽是煤烟味儿。”

安娜·玛利亚正想就这一点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忽然,从壁板下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一把锯子发出的挫切声,还有一只小狗挠着木板,汪汪的大叫着!

耗子们丢下了擀面杖,留心倾听起来。

“我们被发现了,安娜·玛利亚,让我们收拾一下自己的家当——还有别人的——赶快逃走吧。

“我恐怕我们只能放弃这个布丁卷了。

“不过我确信这些打结的绳子会引起消化不良的,不管你怎么否认这一点也没有用。”

“赶紧走吧,帮我用被单包上几块羊骨头,”安娜·玛利亚说道,“我在烟囱里还藏了半块烟熏火腿呢。”

于是,当木工约翰掀开壁板爬上来的时候,阁楼顶上已经是空空如也了,只有一根擀面杖和一个脏兮兮的布丁团子留在地上,团子里裹着汤姆小猫!

可那一股浓烈的耗子气味却并没有散去;木工约翰用了一早上的时间在那里嗅来嗅去,摇晃着尾巴,把他的脑袋像钻头似的伸进耗子洞里,一次又一次地查看着。

最后,他终于盖上了那块木板,把工具放回了自己的包里,然后走下楼来。

小猫一家已经恢复了宁静,他们邀请约翰和他们一起吃晚饭。

面团已经从汤姆小猫的身上取了下来,并被做成了一个布丁卷,里面塞着葡萄干,用来掩盖那些煤灰留下的痕迹。

汤姆小猫已经被赶进浴室,从头到脚地将身上的黄油洗了个干净。

夹心布丁卷

木工约翰闻了闻那个布丁,然后他说,他很抱歉没有时间留下来用晚餐,因为他刚刚替波特小姐做完了一个手推车,而她还预订了两个关母鸡的木笼。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我在去邮局的路上——我在街道拐角处回望农场,于是我看见塞谬尔胡子和他的妻子慌慌张张地跑过,他们用一辆手推车载着一个大包裹,那车子看上去很像是我的。

夹心布丁卷

他们转弯来到了农夫珀忒特的谷仓大门前。

塞谬尔胡子气喘吁吁,安娜·玛利亚还在用自己的尖嗓子念叨个不休。

她看上去好像一个带着一大堆行李去度假的贵夫人。

我肯定我从来没有同意将自己的手推车借给她用!

他们走进了谷仓,用一小截绳子把他们的大包裹往干草堆顶上拉去。
 4/5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