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童话故事夹心布丁卷

夹心布丁卷

烟倒是变少了,可汤姆觉得自己好像迷了路。

他继续往上爬呀爬,可在他找到烟囱顶之前,却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有人把烟囱壁上的一块石头移开了,还有一些羊骨头丢在那里。

“这看上去可真古怪,”汤姆小猫说道,“谁会在烟囱里啃羊骨头呢?但愿我从来没来过这里!可那是什么奇怪的味道?闻上去像是老鼠,不过这味道强烈得可怕。它让我想打喷嚏。”

夹心布丁卷

他从那个洞里挤了出去,开始在一条狭窄的通道里非常不舒服地向前挪动着身体,这里几乎没有一线光亮。

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方的路,他已经来到了阁楼顶板的上面,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记号*。

忽然,他在黑暗中摔了一跤,大头朝下地掉进了一个洞里,落在了一堆脏兮兮的烂布片上。

汤姆小猫站起身来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这里非常窄小,而且充满了霉哄哄的气味,到处是蜘蛛网、碎木板、烂木条和石灰泥。尽管他在这幢老房子里已经住了那么久,却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的地方。

在他的面前——几乎就挨着他的鼻子尖——坐着一只可怕的大耗子。

夹心布丁卷

“你带着这一身煤灰跳到我的床上来,究竟是什么意思?”耗子把牙齿咬得嘎嘎作响地说道。

“抱歉,先生,烟囱需要打扫一下。”可怜的汤姆小猫说道。

“安娜·玛利亚!安娜·玛利亚!”耗子叫着。于是伴随着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一只年迈的母耗子从一根木椽上探出头来。

仅仅在一秒之间,她已经扑向了汤姆小猫,在他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他的外套被脱了下来,他被五花大绑着,身上的绳子都打了牢牢的死结。

安娜·玛利亚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耗子就一边看着她,一边吸着鼻烟。当她把一切料理停当,他们就一起坐下来,龇牙咧嘴地盯着汤姆小猫。

夹心布丁卷

“安娜·玛利亚,”老耗子说道(他的名字是塞谬尔胡子),“安娜·玛利亚,给我做个小猫夹心布丁卷当晚饭吧。”

“我们还需要面团、黄油和一根擀面杖,”安娜·玛利亚一边歪着头审视着汤姆小猫,一边说道。

“不,”塞谬尔胡子说,“安娜·玛利亚,你应该用面包屑来做。”

“胡说!应该是黄油和面团。”安娜·玛利亚回答。

两只耗子头碰头地商量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分头出发了。

塞谬尔胡子从壁板上的一个洞里钻出来,大摇大摆地走下楼梯,来到乳酪间取黄油。他一个人也没有遇到。

他又来了第二次,为了拿一根擀面杖。他用爪子推着它往前走,就像一个啤酒厂的工人推着啤酒桶往前走一样。

他听见了瑞比和塔比瑟的叫喊声,可她们那时正举着蜡烛在忙于翻箱倒柜。

她们根本没有发现他。

安娜·玛利亚爬下了壁板脚,走过一扇百叶窗的窗台,来到厨房偷生面团。

她拿了个小碟子,然后用爪子在面团上挖了一小块。

她没有注意到藏在一边的毛毛。

当汤姆小猫被独自留在阁楼顶板上的时候,他扭动着身体,试图大叫救命。

可他的嘴里塞满了煤灰和蜘蛛网,而且他身上的绳索都绑得结结实实,让他挣扎不开,所以没有一个人听到他的呼救。

夹心布丁卷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