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大全苦难周扒皮一家

苦难周扒皮一家

苦难周扒皮一家

1、周家的风水坏了

周扒皮的祖上,据传是一个大富豪。那时候周扒皮的祖上家产雄厚,仅周家的一块地,早上驾了牛马开始犁,犁到天黑才能到地顶头,然后住一宿,第二天再犁回来。你要是有胆子,可以到周家的坟地看一下什么叫气派,占地十亩,四四方方,坟场里每一座坟头都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碑上刻着死者的丰功伟绩,清一色仿宋体,有的墓葬还能打开,曾有胆大的好汉进去过,发现里面都放着一口大铁锅,锅里是菜油,一根棉捻子趴在锅沿儿边,火永远点着,那就是长明灯。要不为什么我们这里传说那墓葬里有一年人声鼎沸呢,后来才知道是外地一帮赌徒在那墓葬里赌了一个月,这又说明那墓葬很宽敞。坟场里长着的一棵大概有几百年的大树,没有五个人根本抱不过来,树权上老鸹们筑的窝足有十多个,树旁是一个巨大的坑,有人说那是万人坑,虽说没见过骨头骷髅什么的,但疹人,总之,这地方的阴森气派可不是吹出来的。

但周扒皮家现在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曾经是大户人家。村里的人们说,再过二年这家就绝户了,虽说过了好几个二年周家也没绝户,但人们坚信他们周家再不出二年肯定绝户,连周扒皮也信了,所以他总是焦虑不安。从我记事时起,就对周家怀着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要说也不止我一个人,很多和我年龄差不多的都有这个感觉。老人们说周扒皮的父亲周二葫芦在家行二,他们家的人从他开始,长相猥琐,身材佝偻,脾气暴躁,容易和人翻脸,即使是使唤牲口也从不珍惜,狗见了他们家的人都会哀号着躲开。周二葫芦弟兄七个,按村里的老年人讲,周二葫芦他爹抽大烟,老婆也抽,姨太太们也抽,儿子们当中有三个也抽,按说这样抽下来,金山也架不住,但老周家就是家产雄厚,怎么抽也塌不了。

那为什么现在他们的子孙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呢?还是村里的一位阴阳先生揭开了秘密。原来,我们村北面有一个叫万勇和的小村子,现在有几十户人家,民国年间其实就一户,好像是从山西祁县迁过来的,算个财主吧,但是买卖总不顺,娶了三房姨太太,老财主万勇和费了好大的劲儿,也不见女人的肚子鼓起来,看着一天天破败的家业,万财主慌了,深夜携大洋去找萨拉齐县最著名的阴阳先生茹老仙。老仙看在万财主没做过大坏事和那一包大洋的份上,亲自到他家看了风水,最后发现了玄机,就是万家大院正前方一里地的周家坟地,那个坟地太霸道,离老远看仿佛一座城堡,甚至能听到里面传出来车水马龙的声音,就和万勇和财主说,前面的周家坟地妨了你家。万财主怕了,给茹老仙跪地不起,哭着请求破解之法,并许诺再加大洋,还有三两上好的烟土。听到烟土,茹老仙浑浊的眼睛清了,说,看你心诚,我也就不再顾忌别的了,我有一法,照我方法在每个时辰的头上对着周家坟地把我给你画的黄裱纸烧了,连续三天三夜,不得中断,只要不被周家的人发现,就成了。说完,给万勇和当即画了一沓子符纸,取了大洋和烟土。茹老仙走之前对万勇和说,万财主,您虽付了钱,我却丢了命,这是天机,不可道破,好自为之吧!万勇和没太听懂,只是千恩万谢茹老仙,雇车送老仙回萨拉齐县城,然后照着老仙的法子偷偷地做了三天三夜。

第二年,万勇和家里就添丁了,一房一个,全是男丁,生意也顺利,家产迅速膨胀,万财主喜上眉梢,觉得这全是茹老仙的法力,当亲自登门拜谢。等他坐车找到茹老仙的家里时,却被告之老仙法力用尽,过世半年多了。万勇和这才想起茹老仙和他告别时说过的话,的确是天机啊!万勇和哭了一气,给茹老仙的家人留了些大洋就告辞回家了。邪门儿的事情发生了,他家兴旺了,对面的周家坟地却一年不如一年,看来果真茹老仙的法力起了作用,村里人讲,周家坟地先是莫名起了一场火,除了那棵几百年的大树,其他坟树全被烧黑,一下子坟地变得风水全无;接下来周家接二连三厄运不断,先是周二葫芦他爹在萨拉齐的一场惊天赌局中几乎输掉了所有的水地,只留下了不怎么长苗的旱地,然后抽大烟过量,死在了炕上;没几天,周二葫芦的六个兄弟和驻地的官军发生了冲突,除了周二葫芦,弟兄们全被官军射杀;又没多长时间,周二葫芦当官的伯叔们被日本兵的迫击炮轰成了肉末。据目击者说,日本兵厉害着呢,连傅作义将军都惧他们五分,退在河套地区不敢轻举妄动。周二葫芦连办两场半丧事,懵了,他找高人指点,原来是自家坟地的风水坏了,他亲自跑到坟地查看究竟,才发现他家坟地的对面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一座村庄。原来的一户人家发了,扩大了,而且,那村子的地势显然比他家坟地高出了许多,他跪在他家祖先的坟前,一抬头就感觉是给对面万老财跪着。周二葫芦已经觉察出什么来了,回到家里想取点钱找个阴阳先生看看,但他父亲的姨太太们压根儿理也不理他,都说世道不好,留点钱养老呢,搞什么迷信。周二葫芦一气之下,偷偷到后山里请了土匪朱要石,一夜之间就把他爹的五个小老婆全给卖了。朱要石白落五个女人,喜滋滋地和弟兄们先玩弄了一遍,然后卖到察哈尔的窑子里去了。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